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DNA與香腸


今天晚上在實驗室抽DNA。一個人的實驗室是非常的自在的。把音響開的很大聲,要聽臺灣的網路新聞,還是音樂,我來當家。把賴和的專輯拿出來聽,很有臺灣味的感覺。手雖然持續著機械化的動作,心早就飛到地球的另一個角落去了。想起跟學弟一起到山上賞鳥的一些回憶。記得那次從觀霧下來...在竹東的車站前,賣香腸的攤子我跟學弟奮力的打著香腸。規則很簡單,比大小。先跟老闆說要比大或比小。然後一番兩瞪眼的擲骰子。學弟一開始簡直是吃到旺旺...十幾條香腸就這樣快到手了...可是後來又慢慢的輸了回去...那時候的我心裡面竟然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我想應該是想著擺攤子老伯的心情...這樣辛苦的工作...我們還是不要不勞而獲比較好...後來吃著買來的香腸...鮮嫩多汁恩...美味...

4 comments:

MistForest said...

quote: "那時候的我心裡面竟然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我想應該是想著擺攤子老伯的心情...這樣辛苦的工作...我們還是不要不勞而獲比較好...後來吃著買來的香腸...鮮嫩多汁恩...美味..."

我可以體會你的感覺 記得小時候看外婆偷偷塞錢給到家裡收垃圾的一家人, 他們髒髒黑黑的手還有坐在機動三輪車上兩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小朋友正幫忙媽媽挪出空位 整理ㄧ袋一袋的垃圾 我們要相約回台灣努力

kid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kid said...

看來哥哥最近很想念台灣喔
羨慕我現在就可以在台灣吃烤香腸吧
呵呵

BLUEANGLER said...

小朋友 幫我多吃點阿。
Very warm story Brother...